乐久屋 - 都市言情 - 禁止离婚!陆律师蓄谋已久在线阅读 - 第833章 带我妈出去吃了点好的..........

第833章 带我妈出去吃了点好的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六岁,小学一年级入学仪式当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二人早先就答应孩子要送他去,陪他参加学校的入学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华浓当天晚上在首都参加活动准备跟陆敬安一起回京港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遇上首都特大暴雨,机场所有航班都被迫取消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铁更是一票难求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暴雨天开车返程危险重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硬生生到了第二天中午才到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进浦云山,小家伙穿着小学校服坐在沙发上抱着猫顺着毛,委屈巴巴的不知道在嘀咕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华浓推了推陆敬安让他上去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有些愧疚地清了清嗓子,准备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麻烦,我自己能自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开口堵住了陆敬安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: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华浓:“我就说我儿子最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将白:“往后我要是心理不健康成了杀人犯什么的,就说是爸妈从小属于管教,二人忙着挣钱忙着过二人世界都没时间管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好朋友只有芝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华浓放下手中的包:“下次看见芒果的时候我要告诉他,陆小白最好的朋友不是她,是芝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瞬间炸毛:“妈,你不参加我的开学典礼还想破坏我跟芒果的关系?”、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要成杀人犯了,还要什么关系啊?到时候牢里一呆,铁窗泪哗哗掉,你爸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:............相爱相杀吧!战火别到他头上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你不管管你老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倒了杯水递给华浓,睨了眼儿子:“你觉得我有这个本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家,猫都得听你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将白: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七岁,陆先生工作繁忙,陆太太事业步入第二春,家里长辈有意无意催二胎。

        华浓权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挣扎事业忙得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某日,华浓刚结束一部剧的拍摄,回京港时就听见豪门圈子里各种风言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异乎是关于陆先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在顶峰,你不沾染别人,自然少不了别人惦记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华浓冲浪吃瓜吃半天,吃到了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蹲在客厅地毯上嗦粉的人拿着手机越翻脸色越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将白猛地回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爸要是给你换妈了,你跟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将白将平板丢到地毯上,手脚并用地爬到华浓对面,正儿八经地问她:“我爸要是给我找后妈了,你会跟他离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离,”华浓恶狠狠开口:“为什么不离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将白问:“为什么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离了,你花谁的钱?谁给你买包?谁给你投资让你拍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理他不就完了,我爸在外面给我找后妈,你去给我找后爸,不一样的吗?离婚你多亏,不能离,你看你现在多快乐,不跟我同学妈妈似的,每天辛辛苦苦上班,任劳任怨地接他放学,回家还要洗衣服做饭干家务,你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公主啊!你就把我爸当骡子使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浓:........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昆兰:.........让你爸听到这些话,得扒了你的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开心了?我刚刚在网上刷视频刷到了一个好多帅哥的店,我去找找在哪儿,我请你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浓:.........亲儿子!!!!!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到了,”小家伙将平板递给华浓:“你导航这里,我们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用我的零花钱让你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昆兰见这二人说风就是雨的,吓得一惊:“太太,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听兰奶奶的,”小家伙牵着华浓的手上楼换衣服:“你要快乐,你快乐了我才能快乐,我快乐了,才能健康成长,良性循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打小就请了国学老师到家里来给他上课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平日里只要他有时间,就亲自教导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三年的累积下来,小家伙的嘴皮子比平常人都溜。

        歪门邪理除了华浓跟陆敬安没人能干得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先生干得过,是因为学识摆在那里,妥妥碾压。

        华浓干得过,是会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拳脚功夫了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昆兰被他说得哑口无言,还会找这二人当外援。

        十点半,陆先生应酬归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先得知华浓今日会回来,便从酒桌上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溜回家,老婆不见了,孩子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昆兰抖抖索索地望着陆先生:“少爷带着太太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似是没听清:“你说,谁带谁出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带着太太出去了,”昆兰再度重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了然,掏出手机打开app看了眼小家伙电话手表上的定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富婆hous?

        光看明知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点半,娘俩开开心心、快快乐乐手牵手地回浦云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家被打劫了?怎么一盏灯都没留,乌漆墨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谁知道?”华浓嘀咕着,推门进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低头换好鞋,在玄关处按开灯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嗒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室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先生坐在沙发上冷着脸望着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火气大得就差原地自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将白:完了?他要完了?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阴凉的语气裹着冰刀子朝他们扎过来:“要我请你们过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华浓磨磨蹭蹭地走过去,跟陆将白二人低头站在茶几跟前,就跟读书的时候被老师喊进办公室训斥的场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谁先开始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将白眼一闭,心一横:“我妈今天心情不好,我带她出去吃了点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陆先生凉飕飕开腔,压着火气询问:“多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..............”小家伙想找说辞,找了半天该如何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没多好,就吃了点嫩菜叶子,”华浓开口圆着儿子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嫩菜叶子?

        嫌他老了?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被气笑了:“家里的菜老的塞你牙了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换换口味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不急不缓的点了点头,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付款界面:“几根嫩菜叶子花我五万八?”

        卧槽?????

        陆将白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!

        他爹怎么会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陆先生将儿子一脸惊呆的表情尽收眼底:“怎么?你是忘了你的零花钱都是你老子给你开的气密了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母子二人当场石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华浓:.........完了完了,今晚、都得死!!!!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滚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浓一听这话,麻溜儿的跟着陆将白转身准备上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,”怒喝声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华浓一把拉住儿子:“你爸让你站住,快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将白:...........“明明是喊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呼吸不定,回家气到西装都没脱,这会儿被老婆儿子这一来二去的,弄的火冒三丈,忍无可忍,走过去一手抓住华浓的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抬腿一脚将陆将白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子明天就让人给你看学校,将你流放出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嗳............”华浓伸手想扶儿子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.........不用、不用,我自己爬起来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滚,”小家伙皮糙肉厚的拍了拍屁股,上楼关了房门还不忘大喊一声:“爸爸妈妈晚安,爱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浓:完了!

        她完了!

        被陆敬安连拉带拽的拖进卧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男人发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低头,丧眉搭眼先发制人:“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后在也不敢了,今天是你儿子骗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孩儿没轻没重,道德感没建立,你也没?”陆敬安遏制不住怒火,转头凶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华浓低头,不吱声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话,”陆敬安呵斥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华浓薄唇紧抿,掏出手机划拉了一番递给他,上面标题醒目:「京港首富与某女子成双成对出入酒店」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接过手机往下翻了翻,翻来翻去只有通篇的文字也没个正儿八经的捉奸图。

        气的将手机丢在床上,给何烛拨了通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前天晚上跟佩斯老总吃饭的酒店视频调出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烛诧异:“现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先生语气不善:“有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敬安挂了电话,坐在床尾床榻上,落在床榻上的手背青筋直爆,目光死死凝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五分钟,酒店视频发过来,陆敬安将手机递给华浓:“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有问题向我求证,别想东想西画地为牢困住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东想西也是因为你安全感没给够,你不反思自己凭什么说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是倒打一把的本事经年未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没给你安全感了?手机不让你看了?行程不让你知道了?还是没回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华浓耍脾气:“我不知道,我就是没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哪儿没安全感,你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无理取闹,见不得我好过,三天不收拾我你就不舒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浓懒搭理他,进浴室洗完澡出来去儿童房,掀开儿子的被子往里钻。

        吓得小家伙连滚带爬滚下了床:“妈,我爸会踢死我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踢死你他要坐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让我爸坐牢搭上儿子的命,你觉得合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砰————儿童房门被大力推开,陆敬安怒火冲天的站在门口,小家伙扯过沙发上的毯子蒙在自己脑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迫隐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华浓被陆敬安连人带被子丢回了主卧大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来得及反抗,就被人擒住后脖颈,欺身而下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